长白路远不过十年

决定再也不写连载了 以后一章完结

在沙漠里看五三的苏万,还没有黎簇考得好,剧版真是醉了,编剧和苏万有仇吧?原著明明是重本医科大,还是为了治好师父眼睛报的,现在全部没有了!

苏万的人设真是被剧毁完了,明明是一个能在黑瞎子都觉得束手无策的绝境下,想出办法送黑瞎子逃离,最后还能依靠自己绝处逢生的聪慧少年。
剧版却只剩下傻气了。

说起来我只是个魔道祖师的路人粉,但是我经历了魔道祖师没红到爆红再到全网黑的所有过程。我作为路人,在此期间收到过无数魔道黑的洗脑包,但是我始终没有转黑,因为我觉得那些洗脑包,只要认真去琢磨就会发现很扯淡。
墨香铜臭和西子绪的事情,我也是全程看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家就一致对魔道祖师了,我是真觉得没有石锤啊……
我不是因为有多喜欢魔道祖师,所以不肯相信那些黑粉的言论,而是那些洗脑包真的没有我认为可以算是石锤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兔区的截图,谁是谁都不知道,还有就是什么都能划为抄袭融梗的调色盘。
之前我最喜欢的小说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喜欢到买了实体书分给同学看的程度,后面上网发现居然是抄袭,看到唐七自己都曾经承认过是写的bg版,并且找到了晋江的专栏,我马上就脱粉转黑了。
所以想让我清醒一点的,可以发一些你认为是石锤的东西给我看,我可能也会对魔道祖师脱粉转黑。
在此之前,我站魔道祖师。

官方的澄清下面全部是骂魔道祖师的,我算是明白了,真相对他们并不重要,他们只是想要魔道祖师和它的作者去死而已。

我终于找到了!!造福各位!!

小声bb,抢了原著角色戏份的原创人物我都讨厌,比如某位戏份很多的客串。

我萌cp就是看谁粮多就爬去哪里,但是瓶邪不一样,没有同人也可以支撑住我对他们的爱。就像我用了六年的网名,长白路远不过十年。

【静临】色/气三十题(16-30)

ABO设定,OMEGA贵族折原临也和ALPHA奴隶平和岛静雄,为了把剩下的题目全都写完,真的不折手段,很是ooc了,慎入!!!

色/气三十题题目我放在评论里了,不然乐乎会一直屏蔽我。

 (16-30)
在这个被信息素和下半身支配的荒唐的ABO世界,全帝国ALPHA的梦中情O,非折原将军家唯一的OMEGA折原临也莫属。他是OMEGA平权运动的发起者,也是孤身一人卧底敌国多年窃取了无数机密情报的间谍。OMEGA平权运动使得广大OMEGA得到了自主择偶的权利,而那些情报则使战争提前了二十多年获得胜利。

可是这样优秀的OMEGA至今没有交往对象,令无数ALPHA蜂拥而至竞相追捧。直到他们收到了折原临也在首都地下拍卖场买下了一个敌国ALPHA奴隶的消息……

平和岛静雄被摘下蒙眼的黑布,看见的就是眼前堪称香艳的一幕——松松垮垮露出大半肩膀的白色浴袍;刚洗完澡,从锋利的锁骨上滑下,途径左边一小颗粉色可人的小果实,徜徉在白净瘦弱的胸膛的小水珠们。

黑发红眸的少年轻轻摇晃着盛有鲜红液体的高脚杯,没有分给平和岛静雄一眼,漫不经心地吩咐看守着他的侍卫:“你们下去吧。”

折原临也抿了一小口手中的红酒,就丢在旁边,任由浅色的地毯被染上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红色。他不紧不慢,一步一步万分矜持傲慢地走向,双手双脚都被缚的平和岛静雄。

他兀自停下步伐,一脚踩在平和岛静雄的身上,没有用力也没有挪开的意思,平和岛静雄调转视线,正好对上他圆润粉嫩的脚趾和修剪整齐的指甲,莫名心痒。

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可能是傻了。

黑发红眸的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突然神经质地笑了,笑容璀璨,给了半跪着的他一个近乎虚幻的拥抱,然后撒娇意味地将脑袋则深埋进他的怀里深吸了一大口气,摄取着作为OMEGA赖以生存的气息。最后他慢慢抬起头,将半边脸颊很是亲密地和平和岛静雄贴在一起,有些感叹地念道:“愿赌服输,以后你就是我的ALPHA了。”

折原临也的脸颊很是滚烫,和方才出口的话一样烫的人心头一颤,平和岛静雄想说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不认识他了,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能不能解释一下,视角余光就瞥见了折原临也脸上不正常的潮红——他似乎是醉了?

他的呼吸声不太平稳,还带着浓烈的酒香以及一丝丝清甜的味道,好像是牛奶香?耳边的皮肤本就敏感,被呼吸的气流吹拂得开始瘙痒,平和岛静雄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抓绕,无奈被缚,于是这止不住的瘙痒,便一直痒到了心里去,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直到右手传来的奇妙触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折原临也不知何时将他的中指含在了嘴里,认真地吸吮了起来,抬头望他的眼神天真而又挑衅。平和岛静雄盯着自己的手指缓慢进入对方温暖潮湿的口腔,不禁想起另外一个同样温暖潮湿还紧致的地方。

喉头一紧。

被用娇嫩的唇瓣亲吻和鲜红灵活的舌头仔细舔舐,心里的欲火愈烧愈旺,几近燎原。能感受到某处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随着手指不断被接纳,口腔里的空隙越来越少,折原临也嘴角溢出透明粘稠的唾液,像极了某种不可言说的液体。
然而,他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害怕他未剪短的手指甲会不会划伤他的口腔。

唤醒平和岛静雄的是突如其来的疼痛——折原临也小巧却不失尖锐的牙齿咬破了他的指腹。

眼前可爱又可气的少年一把扔掉他的手,毫不客气地朝他身下不安分的地方踩了一脚,狡黠一笑:“小静现在这么诚实了啊。”然后整个人就凑得更近了,用他刚才作恶的牙齿叼住了他的裤子拉链,缓缓地,折磨般地拉下。秀气可爱的鼻尖还偶尔不经意地蹭过敏感部位。

(此处省略骑/乘play一千字)

身着浴袍的少年深陷在柔软的沙发,翘着长腿,吸着香烟,夹烟的两根手指修长白嫩,骨节分明,像是上好的艺术品。

平和岛静雄的视线全在刚才纵情时被他抓在手里的纤细脚踝,盈盈一握,脆弱不堪,让人有折断的施虐感。现在那上面是被他刚才捏出的一圈暧昧红痕。

“在看什么呢?”
折原临也丢掉烟头,走到他的身旁蹲下,一把撸起他过长的刘海,拿不知道哪里来的发夹固定住了。

“小静还是这样好看。”对方的眼神悠远迷茫,像是透过他在看别人。“不过胡子该刮了。”
他摸了摸他的青色胡茬。

“衣服弄脏了啊。”折原临也低头慢条斯理地舔去对方胸口衣服上的白色污浊,毫不犹豫地咽了下去。“呸,有点腥。”

黑发红眸的少年一路亲吻下去,来到被他啃咬得红肿不堪的脖颈处,如梦方醒,拿出创可贴把他最严重的地方贴上了,引来平和岛静雄的一声克制不住的喘息。

满脖子的暧昧吻痕都明晃晃地露在外面,上面一个可怜巴巴的创可贴,简直像在掩耳盗铃。

“小静……如果我把解药给你。”折原临也保持着一个依赖着他的姿势,仿佛他们亲密无间,永不分离。“你会不会立刻杀了我?”

语气亲呢,没有害怕。

“不会……”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不出肯定的回答。

“等你恢复记忆就不会这样说了。”
折原临也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撩开浴袍。“不过……”

“你会永远是我的ALPHA。”
折原临也扳开自己的双腿,让他看大腿内侧繁复的黑色花纹,带着还未完全脱落的红色血痂。

望着那熟悉的图案,平和岛静雄想起那是他的家族徽章,无数丢掉的记忆碎片随着剧烈的疼痛纷涌而至。

他突然就想起,如果没有眼前的少年,他不会亲手葬送掉自己的国家。

END
背景就是临也潜入邻国将领静雄的家里,骗人骗钱骗情报,然后还把静雄的国家搞没了,最后把战乱中失忆的静雄囚禁了起来。
真的很渣很过分了。

【静临】正直三十题3-4

这篇被屏蔽了,重发一次,看过的无视就好。

3、仰头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折原临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相当讨厌运动这种事情的。
会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如同一只将要渴死的狗,毫无礼教和修养可言。又会出多得离谱的汗水,让衣服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
以上两点无论哪一个都是注重仪表和轻微洁癖的折原临也所接受不了的,更别提合在一起,简直能要了折原临也的一条命。
所以,很多时候,当那种外表看起来稍微运动风一点的女生和他告白,他一般都会拒绝得特别干脆利落。
尽管他非常清楚,那些费尽心思追求他的女生们,不会不知道自己的喜好,也不会愚蠢到用运动引起他的反感,相反的,她们甚至会舍弃掉自己的爱好去迎合折原临也,只是为了他多投来的一个眼神。
就比如前足球部部长做的那样——辜负全社团成员的期望,放弃已经到手的高考特长加分,丢下自己从初中到高中热爱了四年的足球。蓄起长发,换上裙子,学会轻声细语地说话……
她做了那么多,就只是为了有能和折原临也告白的资格。
她改变得很彻底,就连和她同班三年的同学都快认不出来了,更何况与她素昧平生的折原临也。
于是,她告白成功,成为了折原临也不知道第多少任女朋友。
折原临也对她还是挺满意的,足够优秀又很听他的话,不仅可以帮他摆平那些源源不绝的烂桃花,还不用他耗费多少精力。
但是,他还是在交往后的第二个月提出了分手,因为他知道了她曾经是足球特长生的事情。
他提出这个近乎扯淡的分手理由的时候,即将被抛弃的女生猛地睁大了双眼,一副临死前垂死挣扎的可怜模样。
“为什么?”
女孩的声音颤抖嘶哑,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说出来。
“没什么。”折原临也逆着光芒,笑得宛如春风。“只是单纯想到你一身汗水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他的声音极其温柔缓和,好像漫天月光徐徐洒下,梦幻不似人间,话语的内容却残忍得如同凌迟时挥下的刀刃。
折原临也满意地看着对方露出绝望痛苦的表情,觉得又有趣又无聊——有趣的是他永远都无法流露出像人类这样的表情,无聊的是他早就猜到了女生的反应。
其实,他是不在乎与他无关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他大部分时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同理,他也不会由于别人是什么样子而感到恶心。
他只是想要分手,需要一个理由。
而这个理由是什么都不重要,毕竟,他从来都没有把这种交往当一回事。
他和女孩交往,都是为了更近距离地观察人类,然后,当他把对方研究透彻之后,他就想扔了。况且,他一直认为像这个女孩一样,为了喜欢的人,把自己改变得面目全非的人,很可笑。
因为无法理解,所以讨厌。
因为害怕自己也这样,所以更讨厌。
对于讨厌的东西有什么好留情的,对方越受伤害,他越是开心。
看着女孩下一刻就要涌出的眼泪,他发出了恶劣舒畅的笑声。

然后,不久之后,折原临也莫名其妙地收到了足球部发来的入社邀请,他看都没多看一眼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么明显的圈套,他会上当才怪呢。
再说,这种充斥着汗水和臭味,拼命被一个球耍的愚蠢运动,自己就算再无聊也不会想加入。
折原临也悠闲地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想,目光匆匆扫过外面的景物,在经过某一点时,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了下来。
他暂停的时间很短,几乎是一眨眼,他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转到对面的教学楼去,然后,极其巧妙和艰难地用仅剩地一点余光悄悄地去瞄刚才停留的地方。
那是一个绿草如茵的足球场,他所看到的那个人就在那里。
折原临也忽然觉得教室位于一楼好像还不错,那些因此总是有意无意经过窗边偷看他的女生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他心情愉悦地维持着别扭的姿势继续观察——穿着红色9号球衣的那个人似乎是前锋的样子,正在利用他的蛮力带着球一个劲往前冲,一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架势。
折原临也的嘴边不由自主地勾起一道弧线。
嘛,被一个球耍来耍去的运动意外地很适合小静呢,看上去甚至还有那么点帅……
想法刚冒出来的下一刻,球场上的裁判举牌,把平和岛静雄罚了下去。
折原临也再也忍不住,伏到桌子上酣畅淋漓地大笑了起来。
小静真的是蠢死了。
笑声渐渐停止,他抬起头,再次看向足球场,发现被罚下场的平和岛静雄正在喝水。
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矿泉水的不明液体流过小麦色的皮肤,留下一片可疑又情色的痕迹。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带着雄性所特有的诱惑力。
折原临也眨了眨眼睛,鬼使神差地将视线上移,想去看对方的脸。
平和岛静雄闭着眼睛,微微侧身,棱角分明到有些匪气的脸庞被阳光晕染,难得的一片温柔似水,脉脉情深。折原临也一边想着好热一边很快地灌了杯水,结果被呛得一直咳嗽,好一阵子才堪堪停下。
脸上是只有他自己能察觉到的微微滚烫。

后来,折原临也做了一件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第二次的事情。
素来注重仪表和轻微洁癖的他,蹲在臭气熏天,充斥着不明恶心液体和蝇虫的垃圾堆里,用他的手去触碰翻找着。
他几次快要吐出来,却又艰难无比地忍耐下去。
很久很久,当折原临也终于烦躁地觉得,自己差不多就要和这堆肮脏的东西融为一体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那封——前不久被他亲手扔进垃圾桶的足球部邀请函。
他使劲地抽出它,掏出随身携带的卫生纸擦拭着,极其用力又极其温柔。
接着,他把它揣进口袋,一步步走出那片阴暗污垢的天地。
走出不远,才终于忍受不住地呕吐了出来。
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讨厌那个足球部的女部长了

他一直认为像这个女孩一样,为了喜欢的人,把自己改变得面目全非的人,很可笑。
因为无法理解,所以讨厌。
因为自己也这样,所以更讨厌。
折原临也蹲在地上,慢慢地蜷缩成了一团。

END

4、微扬起头时的颈线
十七岁的平和岛静雄做了一个梦。



平和岛静雄看着睡裤上难堪的水印,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做这种梦并不奇怪,对象是个少年他也不在乎,真正让他无法忽略的是——那个少年给他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熟悉感。
平和岛静雄说不出什么贴切的形容词,只是非常单纯地觉得这个少年和以往的梦中幻想对象都不一样。
他很特殊,独一无二的那种。
明明平和岛静雄至始至终连少年的脸都没看清楚,但是他就是可以这样确信无比。
这是属于野兽的直觉。
平和岛静雄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
他希望,如果这个少年真的存在,自己能够从人海茫茫中找出他。
平和岛静雄下床,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开了淋浴头。
热水冲刷过他的身体,遮不住他的眼睛。

平和岛静雄上学的路途中被讨厌的人拦住了。
折原临也肆意地玩弄着手中的小刀,装作无意瞥来的一眼轻蔑又风情万种。
让人既想要把他揍一顿又想要抓进怀里恶狠狠地亲吻……平和岛静雄被自己后面的那个想法吓到了。
于是郁闷地摇了摇头,把一切抛之脑后,开始应付来自犬猿之仲的日常挑衅。
速度和绝对力量的冷静交锋,血肉之躯和兵器的激情碰撞,最后是怪物降服人类神祇,把对方完完全全地压制在了地上。
折原临也身处劣势,依旧从容自若,甚至还敢示威似的扬起头:“小静,下手啊。”
刻意扬起的颈线矜贵骄傲又脆弱妖娆。
这场景似曾相识。
平和岛静雄举起的拳头莫名其妙地停顿下来,他可笑地僵硬在那里,像个滑稽的小丑。
这不是因为折原临也的那句话,而是……
平和岛静雄抿着嘴,从毫不反抗的折原临也身上起来,背上因为打斗而掉落在地上的书包,兔子一样逃开了。
躺在地上的折原临也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了,随即扭曲:“小静?!”
此时,早已走出老远的平和岛静雄,烦躁地搓了搓了刚才就开始发红的耳垂。

END

你们……有没有那个杰克公主抱佣兵的视频分享一下啊,想听佣兵小哥哥挣扎的声音(๑•̀ㅂ•́)و✧